Posted on

周烈一个人面对雅典娜和阿波罗。

这两名主神果然合流了,能够让他们罢手言和的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足够巨大的利益。

要知道他们可是主神,站在众生巅峰,绝非复仇女神可比!

若是换作周烈得到冥界印记之前,不要说两位主神级存在,就算遇到一位主神都支应不开。

单看太阳神阿波罗的一记烈阳穿刺,便形成无数光波与匹炼,极尽霸道之能,等闲手段放在这位太阳神面前根本不管用,也许顷刻之间就要覆灭,因为你根本挡不住。

再看雅典娜,身穿神甲,尽显不凡。

她已经达到三品中乘,在同阶之中属于拔尖存在。

相信冥神哈迪斯遇到这两位联手,都会大感头疼,如果没有准备难免手忙脚乱,很难对他们形成反制。

既然周烈站出来,就意味着他已经做好迎战强敌的准备。

电光火石之间,雅典娜和阿波罗那如同大理石雕刻而成的俊逸面孔显露惊容。

眼前这个头戴面具的家伙,稍稍晃动身形便改变了气息,身上涌起难以想象的死亡气息。

他是什么人?之前看上去很弱,现在却强得离谱!这具身躯宛如僵尸。不,是僵尸中的至尊王者,比冥神哈迪斯具有的死道意境还要纯粹一百倍,一万倍。

白肤如玉清纯垒球少女图片

周烈要感谢都灵裹尸布,是耶稣圣血带他进入死境,体会到所有人格崩溃的瞬间,也体会到死亡的恐怖。

正是因为接近死亡,了解死亡,又有执念在身,所以他与冥界的匹配度才能高到爆表地步。

这一刻,周烈变成了僵尸。就像硬币的正反面,从正面翻到反面,从生者异化成死者,炼体修为一下子蹿升到三品中乘之列!

同时,他的心神不起波澜,变得格外冷酷,眼中只有敌人,在阶位上同样达到了三品中乘。

田萌萌正在后方观战,心中惊道:“同阶!这是货真价实的同阶,周烈已经与太阳神和智慧女神站在同一层次,不过他能应付得来吗?迎战一名敌人应该没有问题,同时开战……”

念头刚到这里,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雅典娜和阿波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

烈阳之力本该克制冥界死气,然而就是那么怪,蒸腾而起的烈焰非但没有压制住死气,反而让对方抓住机会穿过重重火焰,伸手卡住了阿波罗的脖子。

“你……”阿波罗非常英俊,高大帅气,可是此时此刻,他真的帅不起来了,只觉得自己的力量正在疯狂流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雅典娜顾不得吃惊,手持黄金法杖抡出一片明光,谁想身前轰隆隆爆响,她一下子立起双眼盯视对方。

“怎么可能?是太阳神的力量,为什么会向我冲击?难道阿波罗与外人联手了,想要借机将我除去?”

闪念之间,雅典娜发现自己想岔了,太阳神并未与眼前这个自称无邪的家伙联手,而是无法阻止力量流失,竟然成了对方手中的武器。

“哈哈哈!”

周烈狂笑,要知道他出道以来,经常与数倍之敌周旋,所以最擅长借力打力,以敌人的力量消耗敌人的力量。

可以说太阳神阿波罗正好撞到枪口上。

周烈吸引众生怨念化为己用,之所以没有疯掉,正是因为修炼了火功。

在希腊神话世界同样如此,虽说阿波罗在阶位上不如哈迪斯,却能够克制来自冥界的力量。

所以这位太阳神凑过来,恰好凑齐了令他大发神威的因素。

周烈用右手卡住阿波罗的喉咙,暗地里运转魔功,将这位太阳神的力量吸入体内,经脉一息之间被毁,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

地狱炮拳前两拳分别是混沌地龙炮和混沌两仪炮,现在第三拳应运而生,还得感谢阿波罗。

“混沌炼日,攻!”

这一拳的威力创造了记录,雅典娜意识到不妙,放出两件熠熠生辉神器抵挡。

这就有意思了,前一刻是雅典娜和阿波罗联手对付周烈,现在情形反了过来,变成了周烈和阿波罗全力攻伐雅典娜,田萌萌拍手叫绝。

爆破声震耳欲聋,雅典娜放出来的两件神器当场破碎,手中的法杖也断为两截,身上的黄金神甲出现大量裂纹,恐怖力量渗入身体。

完成了这一击之后,周烈甩手将阿波罗扔了出去,化作一道直线轰破远处山峰。

雅典娜气喘吁吁,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拳影笼罩进去,犹如暴风骤雨之中的扁舟,仿佛下一刻就要遭受覆灭厄运。

这种变化太快了,神与神对决通常要进行很久,从来没有像眼前这般痛快过,几乎是伸上手就确定了胜负,任谁都反应不过来。

恰在此刻,德尔斐山上咯嘣一声重颤,紧接着飞来一道寒光,快到不可想象。

“不好!”田萌萌惊叫。

原来德尔斐山上还有第三方势力存在,这道寒光绝对有着弑神之能,不大可能出自雅典娜和阿波罗麾下之手。

周烈像是早有准备,变不可能为可能,踢出一道月牙形波光,命中雅典娜的同时向着阿波罗陨落地点飞去。

寒光仿佛长了眼睛,瞬息之间尾随而来,不将周烈钉死誓不罢休。

这时田萌萌发现寒光是一支箭矢。

怎么那么快?怎么那么亮?

此箭无视空间阻隔,移动时散发出可怕的波纹,让田萌萌想到了大力神胸前的伤口。

“小心啊!”

众人为周烈感到担心。

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箭矢擦着周烈的面颊飞了过去,竟然没有命中。

不,它命中了,太阳神发出惨叫。

“呵!”周烈笑道:“感谢啊!把我想得太简单了,我可不是大力神。”

田萌萌和郎鼎天冲向雅典娜,周烈冲向中箭的阿波罗

这真是出乎意料的欢喜节奏,令射箭之人怒气攻心,冷声喝问:“你们是谁?乾门吗?”

周烈已经切到太阳神身边,他之前就发现德尔斐山不大对劲,所以防了一手,用黑化烙印术将自身气息转移给阿波罗。

事实证明小心太重要了,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智慧女神和太阳神完全成了弱鸡,随着周烈蹂躏。

“炼日!”

太阳神在一阵阵波动影响下瞪圆眼睛,心中暗骂你怎么又卡本神的喉咙?接下来他变得无比惊恐,这个混蛋在剥夺他的神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