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随后,城堡之外的地面上,也裂开了数道缝隙。

一株株巨大无比的植物茎部蛮横地从地面上生长出来,瞬间就拔升到天空,将整个罗莎城堡夹在中间,并非是将其当成攀援的支撑物,这仅仅二十米高的罗莎城堡根本不足已承担这个重任,在数根植株茎部超过罗莎城堡之后,就开始相互缠绕和扭曲,伸向了天空。

一棵无花无叶的巨树,屹立在大地之上,红蓝色的光芒交织在天空之上。

就算是之前将近百米的红蔷薇巨树,也比这棵巨树要小上很多,高度只到它的八分之一大小,而在这种高度之下,那无比巨大的树冠,从天空中缓缓地向四周蔓延,瞬间,就将整个红蔷薇镇给笼罩其中。

随后,那枝条上迅速生长出了嫩芽,淡绿色的幼嫩叶片一片片地生长出来。

不仅是红蔷薇镇,整个红蔷薇领的人都看见了远处天空中的红蓝色光芒,他们不由得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惊奇而略带恐惧地望着这一幕。

而在红蔷薇巨树下方的红蔷薇镇的普通人,更是不由得惊叫出声。

短短的十秒钟,树冠就已经生长完毕,生机勃勃的叶片出现在近千米高的天空之上,随后——

一朵朵红色、蓝色的蔷薇在树上生长出来。

一朵朵花蕾在生长出来的那瞬间,就立刻绽开,强大的灵能如同海啸一般,在天空中扩散,任何使用精神力进行观测的人都能感觉到这股没有丝毫怜悯的强大力量——

与之对抗的后果,只有死。

一个个施法者都收回了视线,使用城堡外的乌鸦仆从视野的亚特,都不由得收回了视线。

皮肤水嫩白皙可爱笑容少女写真图片

安分地站在城堡大厅之中。

而此时此刻的红蔷薇子爵,虽然没能看到貌,但是这种恐怖的伟力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两位背叛了蔷薇公爵的蔷薇子爵,做法到底有多愚蠢。

这种力量,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封印”的,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两位公爵对弈中的棋子——无关痛痒的棋子。

重要的是两位公爵之间的行动,两位子爵一切作为,实际上只不过是在沙漠中堆沙子——无论如何,都无法脱离沙漠。

他看向了身边的年轻人,对方肩膀上的乌鸦眸中泛着懵懂的疑惑,似乎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它的主人,正拿着一顶已经损坏的礼帽,脸上带着惋惜的神色。

见到视线望来,亚特不由得转过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无奈地摊开双手:“罗莎子爵,你要求我做的事情,我做到了,解开了封印,而且报酬我也没有多拿,只拿了一些而已。”

他的笑容很真诚,那把物品栏10×10剩余的30个格子填满了蓝色宝石,再加上技能栏的一条信息——可使用技能点10,这些收获,的的确确确能够让他露出笑容。

如果不是为了“秉承优雅”,他真的会笑出声来。

其实,本来在那个封印空间,他能够获得更多的,但是,在他与那位蔷薇公爵交谈之时,对方那古怪的眼神让他不得不尴尬地收回手,停止了收取贵族之血宝石的动作。

但是,当他打算再厚着脸皮再继续拿的时候,那些贵族之血宝石就被蔷薇公爵收走了。

“克劳瑞多爵士,一个合格的贵族应该秉承优雅。”

去他娘的优雅。

亚特不由得腹诽了一句,但是面上还是保持了微笑。

“没有多拿?”红蔷薇子爵刚听到这句话还有些疑惑,后来就想到了那个封印空间中到底有什么东西能用“多”来形容,除了红蔷薇家族的财富之外,那就是——

红蔷薇子爵看着对方脸上那一丝略带尴尬的得意微笑,面色也不由得古怪起来:“克劳瑞多爵士,虽然蓝血宝石可以加速血脉成长,但是,血脉太早成熟的话,会带来很多麻烦的事情,还是应该以冥想法稳重地提升精神力为主要途径,蓝血宝石只能作为辅助。”

蓝血宝石的确是能够作为制造法术物品的材料,但是,真正的作用还是提升蓝血者的血脉成熟。

血脉的极限越高,能够使用的蓝血宝石就越多,而他,也只不过使用了三颗蓝血宝石而已。

在他说完话之后,就发现对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他咳嗽了一声:

“克劳瑞多爵士,我展示的是真正的实验笔记,这点是真实的。”

这位红蔷薇子爵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脸红,仿佛以假信息欺骗亚特的人不是他一样,不,在蓝血宝石的事情上,他敢以“拜西·霍恩·罗莎”的名字发誓,自己完没有说假话。

他只不过是把某些施法者的实验笔记展示给对方而已——对于知晓蓝血宝石功效的他来说,并没有记载其功效的意义,而他也没有说过这些笔记来源于自己,也没有说过来源于某位巫师。

一位死灵术士的实验笔记,很真实的笔记,一丝一毫的差别都没有,就连错的单词都是一模一样的。

换句话说,他并没有说谎话,不是吗?

“子爵大人,您这是诡辩,完完的诡辩。”亚特嘴角抽搐了一下,这老家伙脸皮倒是厚的很。

而他的反驳,只是让红蔷薇子爵眨了眨眼,正当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轰隆声和震颤彻底停止,两人似乎察觉了什么,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大厅中央的蔷薇公爵。

原本那身艳丽的蓝色裙子不止何时已经变成了黑色,如同蔷薇一般的纹饰遍布在黑色的长裙上,诱惑而又优雅。

白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从双肩洒下,一红一蓝的异色眸子转向了不远处的水银伯爵。

随着她的动作,整个大厅中的生机似乎都被牵动起来。

“非常感谢,歌洛拉殿下。”

“我只是遵循着我们古老的盟约而已。”水银伯爵,食指和中指垫着酒杯,微微抬起,“就像之前一样。”

一边的亚特看着这幅场景,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这位水银伯爵,根本不是一位伯爵,而是一位公爵,或者说,拥有公爵实力的存在。

他忽地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在歌洛拉森林中,捕获乌鸦仆从时的那丝奇妙的视线感。

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这些强大的存在都那么喜欢游戏的吗?当时自己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竟然也已经被盯上了。

而这个时候,水银伯爵、不,水银公爵也转过头来,对着亚特露出了一个微笑:

“小克劳瑞多,不要露出那种表情,你可是我的学徒,不是吗?”

亚特闻言,不由得苦笑地点了点头:“是的,殿下…..不,导师。”

听到殿下时,水银公爵不由得挑了挑眉,而当亚特转而使用了“导师”这个词的时候,水银公爵脸上恢复了笑容:“本来我还很担心你会在死在那个小术士的手上,不过幸好,你成功地度过了危机。”

一旁的蔷薇公爵静静地看着两人的对话,没有插嘴的意思,等到水银公爵说完,她才开口道:

“拜西,让你的客人带出去,这些东西可没有资格待在我的城堡里。”

她说道“我的城堡”时,声音没有任何变化,仿佛理所当然。

而红蔷薇子爵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手掌搭在胸前,恭敬地弯腰行礼:“遵从您的意志,殿下。”

随后,他便一步一步走到了那因为庞大植茎挤压被破开的墙体面前,伸出手臂:“各位,请离开,宴会已经结束了。”

听到这句话,那些因为事件转变过快而愣住的客人们,才纷纷反应过来,急忙跟在拜西子爵的身后,对着大厅中央的两位深深地鞠了一躬之后走了出去。

虽然他们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结果他们还是知晓的——

艾伦的秩序,要改变了,而源头,就是大厅中的那两位。

奥兰克都司铎和阿硫斯两人也深深一礼之后离开了大厅,离开之前,阿硫斯的目光在两人旁边的亚特身上停留了一瞬。

所有人都离开了,除了亚特和拜西子爵之外,还有一人——

萝尔夫人。

她有些颤抖地看着那位拥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的女公爵,脸色苍白,她想不到对方为什么要把自己留下。

而看到这一幕的亚特,也有些疑惑。

之前他猜测过,萝尔夫人是蔷薇公爵准备的另一个容器,结果并非如此,而现在,这个被否决的猜想又一次浮现在心头。

下一刻,他就听到了蔷薇公爵那宛如乐声般的美妙音色:“萝尔,你愿意成为我的学徒吗?”

“学、学徒!?”萝尔瞪大了眼睛,这个惊喜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我、可是我不是贵族……”

“你是不是贵族,由我来决定。”萝尔夫人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空气中划过一条弧线,一颗颗蓝色的宝石出现在她的眼前,“今后,你就是蓝血者。”

亚特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一愣。

而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水银公爵的声音响起:、

“克劳瑞多,作为你的导师,今天是你的第一个课程——”

“内容是——蓝血者,到底是什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