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许都。

没了那个逆子三天两头惹事,曹操带着小妾听听曲,看看戏,日子过的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唯一遗憾的就是,有点想孙子了。

唉,当日怎么就脑子一热,把两个孩子也送去辽东了呢?

要是留下,这会逗弄逗弄孙子孙女,那才是真正的惬意。

这天下午,曹操又在后院陪丁夫人等众妻妾看戏。

今天看的还是《铡美案》,刚唱到“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啊藐皇上啊,毁婚男儿招东床”毛八年便没眼力见的跑了过来,凑到他耳边说道:“主公,辽东捷报,少主率领六万大军攻打乌桓,柳城一战击败乌桓军二十余万,单于楼班与乌桓三王部授首。”

曹操惊的从座位上站起,说道:“当真?”

毛八年递过去一份书信,曹操接过看后,兴奋的差点没仰天长啸,说道:“去,召集所有人大厅议事。”

半个时辰后,该来的人部到齐,得知事情原委心中无不掀起骇浪。

六万黑袍军正面击败二十万乌桓大军,连单于和三王都给宰了?

黑袍军的战斗力什么时候如此恐怖了?

清纯美女树林芭蕾写真演绎唯美林中仙

荀彧有些不可置信的问毛八年道:“此事当真,你没开玩笑?”

谎报战功这种事别人没胆做,曹昂却未必,那个二百五给个杆子他敢戳天去。

毛八年心底泛起一丝不悦,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黑袍军?

“传令的信使就在府外,与之一起的还有乌桓单于和三王的头颅,以及从辽东拉回的一批钢材,荀令君若是不信,把人叫进来一问便知。”

如此重要的信使,你把人家留在府外?

荀彧扭头看向曹操。

曹操忙道:“那还等什么,快带进来。”

毛八年点头离去,没多久便带回一位穿着作训服的青年,与他各提两个盒子走了进来。

到了近前,青年单膝跪地说道:“黑袍第二军侦察营李三见过主公,见过……”曹操挥手打断,迫不及待的说道:“我且问你,少主真打败了乌桓?”

青年李三双手捧着木盒说道:“乌桓单于楼班,勇健王难楼,汗鲁王乌延,峭王苏仆延四人首级在此,请主公查验。”

典韦上前将四个木盒逐一打开,看清里面的头颅后傻了。

单于及三王长什么样,在场没人认识,鬼知道是不是。

曹操无奈说道:“算了,说说当日战况吧。”

“喏。”

李三说道:“当日少主带着大军赶到柳城……许褚将军率领铁浮屠连冲三次,回来后汗如雨下,整个人都软了,赵云将军受伤数处,单从身体中取出的箭头与碎片就多达几十根,还有黄忠将军,还有两位夏侯将军和曹泰公子,还有……”曹操听着听着心底泛起强烈的自豪。

曹家和夏侯家的小娃娃算是被子脩给带出来了,自己就算哪天两腿一蹬,也不用为曹家的基业担心了。

忍着好奇直到李三说完才问道:“铁浮屠是什么,还有那种一次射出十支箭矢的弩,真有其物?”

李三答道:“属下带回两幅铁浮屠甲胄和数把子脩连弩,主公若有兴趣,可移步前院一观。”

“那还等什么,快走快走。”

曹操迫不及待的起身,带着一众属下出了大厅来到前院。

到了之后才发现,院里不知何时停了一辆大货车。

李三上前打开车门,指着车厢说道:“主公,这就是甲胄,放在地上看不出效果,能否找匹马穿上试试。”

要求如此合理,曹操有什么理由拒绝,直接吩咐道:“来人,把我的战影牵来。”

温华跑去牵马,趁着等待的空挡,曹操将目光移向了车厢其他东西。

诺大的车厢除了两幅甲胄和十几支怪异硬弩之外,剩下的是锨锹锄耙等物,只有头没有把,无数锨头整齐的摆成排躺在车厢中。

曹操没让人动手,亲自爬上车厢,取过一个锨头在手里把玩片刻,又递给荀彧道:“挺锋利的,你瞅瞅。”

荀彧接过,其他人也围了过来,一群人凑一起研究讨论半天,荀彧赞叹道:“好东西啊,安个锨把就能用,拿这些东西垦荒干活,速度提高一倍都不止啊。”

“没错。”

刘晔接茬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锨锹犁耙锄乃是耕种必不可少的利器,现在大汉百姓用的大多还是石具木具,效率低的可怜。”

“若能部以这种铁器代替,不但能提高耕地效率,还能将土地翻的更深,再配上肥料,粮食产量说不定能提高三成不止。”

粮食没人嫌多。

想到刘晔说的场景,荀彧心头一阵火热,忙问道:“这样的铁器你带回来多少?”

李三说道:“锨锹犁耙锄,菜刀铁锅,炒菜用的铲子各一万把,都在府外堆着呢。”

一万套,有点少啊。

荀彧有些失望。

郭嘉却蹙眉道:“辽东才多少铁,少主将其都打成农具,兵甲怎么办?”

曹操猛的惊醒,是啊,如今天下大乱,一切资源都得为军队服务,没有强大的军队守护,东西再好,也迟早是人家的。

李三说道:“不碍事,辽东钢铁厂上个月炼了一千二百万斤钢铁,这个月马钧厂长准备提高到一千三百万斤,足够挥霍。”

“除黑袍军现在配备的之外,辽东兵器库还储存着数万套兵器甲胄,是上等货,而且每天都有新的入库。”

“农具同样如是,少主以按揭的方式将农具租给了辽东百姓,每户至少一套,现在他们正拿着新农具到处垦荒呢。”

每月炼钢一千多万斤?

你确定是每月不是每年?

荀彧说道:“不可能,大汉每年才产多少钢铁,区区一个炼钢厂每月就炼一千多万斤,这不可能。”

虽然曹昂那人不可以常理度之,可这么大的产量,荀彧还是难以置信。

太颠覆他的认知了。

李三倨傲的笑道:“这算什么,马厂长还在建钢炉,建成的话产量至少能再增加五成,少主给炼钢厂的任务是每年十万吨,我们离目标还远着呢。”

“荀令君若是不信,可以随卑职去炼钢厂看上一眼,少主说了,诸位若是过去,一切秘密部敞开。”

荀彧:“……”理智上他不愿相信,可李三说的言之凿凿,由不得他不信。

“主公,这……”曹操站在车厢里,背着双手云淡风轻的说道:“一两千万斤而已,小意思,别整的跟没见过世面似的。”

荀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