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凌霄宗的核心第九峰中,处于玄关境的弟子基本上整日都是修炼。

除了一心一意地修炼以图突破之外,没有其它的事,也不敢分其它的心。

在这里你就算认识再多的人也没有什么用,关系处得再好,你若迟迟不能突破,然后人家进入核心第八峰去,而你拖了好久才突破,结果到了非核心以至于外围峰头修炼去了。

然后几年、几十年等等的见不着面。

以后,纵然还有机会再见面,你一低阶的小修士,而人家已经是中高阶的大修士。

见了面,谈什么?

叙旧?

哪有那么多的旧好叙。

就算有,一次叙过,也就叙得差不多了吧?

然后呢。

然后你继续做你的小修士,人家继续着人家的中高阶大修士,井水不犯河水。

想犯也犯不着呀。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

不是所有的弟子都懂这个道理,但大部分都懂的,而那小部分,处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中,要么慢慢地也懂了,要么就算不懂也找不到人玩。

所以核心第九峰的弟子,不管年龄大小,不管入山多久,每天所做的,就是修炼再修炼。

绝大多数人,其实都和叶小叶的行为模式差不多。

这也类似于地球上,几岁到十几岁的孩童少年,整日整日地都是学习一样。

——不学习,你想干啥?

从玄关境进入开窍境,从核心第九峰进入核心第八峰,情况开始有了变化。

主要是开窍境的时间跨度太长了,往往十年起步,然后动辄百年,甚至更多年也不稀奇。

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没有人可以还像玄关境那样,一心一意地修行,而修者在这个过程中也会经历人生的诸多阶段,比如说从童年到少年到中年到老年等等。

这里要说一下关于寿命的问题。

这个世界,纯粹的普通人,寿命在百二十岁到百五十岁左右。

年不满百而逝,是为夭。

而如果和修行界搭上了那么一丝半点的关系,能时不时地弄点灵药啊等什么的东西吃,活过两百岁也是可能的。

那就算是寿了。

也就是说,普通人的寿命大概可以分为三档,100以下,夭折;120-150,正常;180-220,长寿。

而对修者来说,只要凝元大成,就能“尽其天年”。

大概在三百岁左右。

但单纯只是凝元大成,是没办法始终保持凝元大成的,晚年,随着年龄渐渐向天年靠近,修为也会逐步下跌。

真正想一直“凝元大成”,那还得晋入玄关境。

处于玄关境的修士,哪怕终身都不能进一步突破,但一直让自己的身体气血处于凝元大成的状态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也因此,排除意外原因,玄关境修士的寿命基本上都在300+。

但也只是三百略出头,基本不到三百五。

而到了开窍境,就不一样了。

从玄关步入开窍的那一刻,不管开的是什么窍,修者的寿命都达到了五百以上。

站在这个尺度来说,百年的修行,其实也不算太长。

但真正关键的问题在于,步入开窍境,修行已经不单纯是一直埋头静修勤修就可以的了。

漫长的时间段里,修者的身、心,都一直在持续地变化着,而意识方面的变化更大,这些都使得修者在大体专心地修炼之余,需要有一个调适的时间和空间。

普通宗门又或修散之类,对此未必有足够的认识。

就算有足够的认识,也未必能有适当的安排。

然后要么太松驰,松驰着松驰着直接堕落了,要么太紧绷,紧绷着紧绷着,然后把自己给绷“死”了,让修行失去了继续向前的可能。

又要么一直在两者间晃荡,或者太松驰,或者太紧绷,总是找不到适合的度。

然后大体上也还是半废不废的。

这就更使得开窍境的时间线被拉得很长,然后中途又可能有各种俗事层层加身……

杂七杂八地堆叠到一起,然后修者的一生,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这是中下层修行界的普遍生态。

所以,开窍境,在那些非大宗门的修士那里,或者口口相传中,或者书册记载中,往往有着诸多的称呼。

比如说“黄沙境”,意为漫漫黄沙,仿如荒漠,看也看不到边,走也走不到边。

比如说“荣枯境”,意为刚入开窍,还是少年中年,而还未走出开窍,就已经年华老矣。

比如说“真妄境”,意为在此境中,修者对于修行对于人生的种种认识,会经历复杂的转变,一直游走于真妄之间,穿过真妄的边界线,才能走向真一。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每一个称呼背后,都是一代又一代的修者对开窍境的认识和总结。

对于凌霄宗这样的宗门来说,从凝元境开始,一直到地仙境,是有着丰富而又完善的传承体系的,这意味的是,只要你的层次在凝元境和地仙境之间,那所有修行上的问题,都可以在宗门找到答案。

更多的情况是,不需要你找答案,宗门在很多很多很多的问题上,都早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开窍境,大体专心地修炼之余,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来作为身心调适。

所以,在核心第八峰,凌霄宗的安排是:

〖藏经阁〗

你可以在其中,借阅各种各样的书籍,而这些书籍,大部分都是和开窍境相关的。

有正式的功法讲解;

有不那么正式的修行感悟;

有开窍境弟子下山的旅行游记、修行及生活历练;

如此等等。

〖讨论会〗

并不是三五好友之间举行,而是宗门组织起来,让一定数量的弟子定期或不定期地聚集在一起,每个人都要提出一个关于修行的话题,这个人先发表自己的看法,然后所有人一起加入讨论。

〖山内游览或宴会〗

这个就是好友及亲熟之间举行的了,少则两三个人,多则可达十几、几十人。

形式不拘,随诸喜好。

……

一年寒过,万象更新。

叶小叶在核心第八峰埋头持续了好几个月的单调修炼,终于被打破。

这一天早饭时,他又收到了一张来自宗门的传话,“三日内,去藏经阁,阅书一本。”

好嘛,这是直接下任务来了。

叶小叶微微一笑,也没管什么三日内,饭后,径直去了藏经阁。

路程不近,路径也不熟,但大概位置,叶小叶是知道的,出了小院,他一路漫步着,很快就在路头的拐弯处看到了一份指示牌,显示着左上是藏经阁,右上是瞰景台。

叶小叶自然是选左上。

这一左,就再不需指示,叶小叶只是顺着山间的大道走,一路弯着,只大约行了十来里左右,就进了藏经阁。

和地球上的图书馆并没有太大区别。

硬要说区别,就是这个藏经阁很小,只是个独栋的三层小楼,石质建筑。

叶小叶向小楼走去的时候,正有一个少年从里面出来,怀里抱着一本书,两人照面,微微一愣之后,都是互相点点头,然后也没有交谈什么的,就此交错而过。

进门就是前台,姑且称之为图书管理员吧。

还没等叶小叶开口,那位中年男子便道:“开了几个窍了?”

“呃,一个。”叶小叶摸摸头,道。

中年男子笑了笑,并无任何轻视之意,倒还挺温和的样子,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从后面架子上取出十本书,在桌台上一字排开。

“喏,十本,随便挑一本,看完可以再过来换。”

叶小叶可以就站在这桌台前,用不到盏茶的时间,就把这十本给看完了的。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目光在这十本厚薄不等的书册上徘徊,片刻后,叶小叶选了一本《漫漫开窍途》。

“为什么选这本?”中年男子问道。

“您为什么有此一问?”叶小叶疑惑道。

“因为选这本的很少。”中年男子道,“像你们这般才开了一个窍的弟子,一百个里面,大概只有两三个人会在第一次的时候选这本书。”

说完这话,中年男子看着叶小叶。

那意思是我回答了你的疑问,现在轮到你回答我了。

“我选这本是因为,呃,我感觉开窍境挺难的,都好几个月了,我还没能打开第二个窍。”叶小叶又摸了摸头。

“几个月啊,呵呵,几个月可称不上漫漫。”中年男子意味不明地笑说道,“好了,你可以拿回去了,什么时候看完什么时候过来还。”

“我要是看上一个月可以嘛?”叶小叶道。

“一年都行。”中年男子说着,然后转身,很快从左边的架子背后,抽出了一本书来,叶小叶看去,赫然又是一本《漫漫开窍途》。

“呵呵。”叶小叶有点傻地笑着,第三次手摸头,“前辈,再见!我回去了。”

“欢迎再来。”这中年男子说得也挺有意思。

拿着书,叶小叶像刚才过来时遇到的那位少年一样,慢步返回。

山道宽阔而又干净,足有十来米宽的巨大青石一块块地铺开,青石的衔接处,零星地生长着一些小花小草,硬是把这一片冷硬,铺陈成了衬托生机的背景。

小小的少年在这巨大的山道上走着,远远看去,同样是一片灵动,点缀于这恍若亘古的寂静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