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哦,什么问题?竟然会给道友造成如此困扰,如果在下知道的,必当不会吝啬。”莫小川朝前探了探身子,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按实力来说,这两人的实力已达太乙之尊,完全可以用只手遮天来形容。

接势力来说,这两人与上界的势力又有一定的联系,所以,有什么事情,他们直接找自己身后的势力,总比找自己这个外来人靠谱吧。

“之前,莫道友在玉荀山脉的时候,曾经规劝过中天界修者,让他们努力提升各自的实力,以确保以后,多一份保命的机会。”

“不知道道友为什么会这样说?还是说,道友已经知道些什么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请道友不吝赐教。中天界是九天的中天界,中天界的安稳与否,也关系着九天的发展大计。我们身为一方域守,也应该承担起各自的责任。”

柯镇玄看着莫小川,认真的说道。

莫小川一下子便沉默了。

自己在九天,还没有一定的实力之前,惊鸿世界的事情,莫小川不想太早传出去。

这消息传出去过早,对九天仙界的发展并没有好处,反而会在各个修者之间,产生各种猜疑,从而引发一系列的内斗,消耗鸿蒙世界的有生力量。

所以,在各自阵营还不是太明确之前,还是保持原有的状态比较好。

这样,也更适合自己发殿势力。

“还有,按正常道理来讲,玄圣殿建立应该没有多长时间,应该保持低调,暗中发展,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一飞冲天。不至于招人忌恨。”

漫漫无边葵花地里的阳光美少女图片

“而莫道友却反其道而行之。有一种刻意宣扬玄圣殿的意思。好像是,想让玄圣殿一口气便吃个大胖子。这让人不得不有所怀疑啊?”君一剑接过话来说道。

低调发展,以为老子不想低调发展啊?不想暗上发展实力啊?可是,惊鸿世界会给鸿蒙世界这个机会吗?

良久,莫小川才长出了一口气,挥手在议事殿,布置下一个禁制。

“两位道友如果真想知道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能,但们需要发下大道誓言,确保不会外传。”莫小川凝重的说道。

莫小川的动作,表情,以及接下来要他们做的事情,更加证明了这件事情的不简单,更将柯镇玄和君一剑两人的胃口调的足足的。

想知道吧,就要发下大道誓言。大道誓言可不是随便乱发的。搞不好就会让人身死道消,神魂俱灭。

可是,如果不发大道誓言的话,这件事将会成为自己心中的一个结,一个阻碍自己以后修为提升的死结。

在柯镇玄与君一剑陷入矛盾挣扎的时候,莫小川又转向玄圣殿在座的长老等人:“们也是一样?”

玄圣殿的人,因为聚皇心经有作用,对于莫小川的话,向来都是言听计从。自然不需要什么大道誓言,莫小川如此做,只不过是给柯镇玄与君一剑两人看罢了。

不是不让们两个人知道,如今,我们玄圣殿一从高层,我都还没有告诉呢?

薛天祥等人也明白,莫小川接下业说的事情,肯定会是惊世骇俗。虽然他们非常确定自己绝对不会背叛莫小川。

但难保被人搜魂,而大道誓言却可以更好地保护这个秘密。

所以,他们便没有任何犹豫,各自发下大道誓言。一时间验证大道誓言的誓言雷印,在玄圣殿上空此伏彼起,非常热闹。

“这,大道誓言,是谁在玄圣殿范围内立下大道誓言了?”

“快给我一拳,看我是不是迷糊了,还做梦呢?怎么这么多的大道誓言啊?大道誓言什么时候,也成路边的大白菜了,随便拣。”

“议事殿方向传来的,听说,议事殿来了贵客,难道有什么大势力,给我们玄圣殿缔结攻守同盟契约了?”

“喂,醒醒吧,现在太阳都偏西了,还没有睡醒呢?”

誓言雷印引得一众玄圣殿弟子议论纷纷,他们都好奇,议事殿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那么多人在同一时间段内,许下如此重誓。

柯镇玄,君一剑,相互看了一眼,暗自点了点头。

于是,柯镇玄,君一剑两人同时立下大道誓言。

莫小川见众人都立下大道誓言,于是,自己也立了一个:“大道在上,明鉴如下,我确保自己所说事情的真实性,否则必受天怒人怨,天弃地舍之苦。身死道消,永不入轮回。”

“老师(殿主)。”玄圣殿一众人见莫小川竟然立下如此恶毒的誓言,不禁心急如焚,担心的叫道。

“呵呵……无妨,既然大家都已经发下大道誓言,如果本尊不发的话,又如何服众,们又有谁能确认我说的就是真实呢?”莫小川洒脱的说道。

“莫道友的心胸令我等佩服不已。”柯镇玄与君一剑两人也施礼莫小川。

“好了,不说这些。言归正传吧。”

接下来,莫小川便将惊鸿世界与鸿蒙世界的事情,与众人讲了一遍。

莫小川讲完之后,整个议事殿除了粗重的呼吸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就连玄圣殿一众长老也是第一次听莫小川说起惊鸿世界的事情。

他们现在才知道,莫小川想法设法提升他们修为良苦用心。同时,也明白了莫小川之前所说的,需要他们为他征战厮杀的真正含义。

那个时候,莫小川曾经说过,希望他们不要怨恨于他。

他们会怨恨莫小川吗?

不会。

相反,他们打心眼里感激莫小川。

毕竟,是莫小川给了他们抗争的资格,给了他们活下去的资本。如果不是莫小川,恐怕他们在战争伊始,就会被灭的渣都不剩吧。

没有人愿意为他人作嫁衣裳,更没有人愿意自己被人奴役,像牲口一样任意屠杀。

没有尊严,没有自由,甚至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好。

这种感觉,想想都让人感觉如芒在背,不寒而栗。

柯镇玄与君一剑两人俱都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想不到,这就是他们前来探寻的问题答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