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卢林一想,觉得也不是不行,毕竟这里人这么多,闹哄哄的,乙醚一用,保证她程一声都叫不出。

他看了出主意的那人一眼:“你很有想法嘛……这样,等哥哥爽完了之后让你也玩玩儿。”

那人虽然很看不上姜咻的长相,但是那一身的雪脂玉肤着实诱人,忙不迭的点头:“谢谢卢少!”

卢林招手叫来了一个服务生,塞了几张钞票给他:“去跟那位小姐说,跟她一起来的那位小姐在洗手间晕倒了,请她过去一下。”

服务生收下钱,也不管这些人是想干什么,立刻就点头答应了:“好的。”

……

“绯绯晕倒了?”姜咻站起身,“到底是怎么回事?”

服务生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们总管让我来叫您,因为您跟那位小姐是一起来的,您看看该怎么办吧。”

姜咻道:“你带我去看看。”

服务生点头:“好的。”

洗手间在大包厢的外面,一出包厢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卫生间不远,半分钟就能到,服务生刚要往里走,姜咻却停住了步伐。

服务生诧异回头:“怎么了?”

捉虫女孩

姜咻看着眼前的洗手间。

闻家的这家PUB走奢华路线,顶层的大包间装修非常华丽,就连洗手间也干干净净的熏着香料,进门的地方还摆放了一盆花开的正好的白色铃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香味,地板也光可鉴人。

她狐疑的问:“你们为什么没有把人带出来?”

就算厕所再干净,发现有人在厕所晕倒了,别的地方不敢说,但是这种地方,服务人员要做的第一件事都应该是把客人带出来吧,毕竟今天来的客人都非富即贵,指不定就是闻大小姐的朋友,PUB的服务人员敢这么怠慢吗?让客人继续躺在厕所地板上?

服务生脸色一僵,道:“……我们还没有来得及。”

姜咻是性格软,不是傻,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立刻转身要走,想去包厢里找殷绯,但是她一转身,才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好几个男人,都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刚刚跟她搭过话的卢林也在,倒是衣冠楚楚的模样,看着她微笑:“小姐,你好啊。”

姜咻抿了抿唇,想从旁边绕开,一个男人嬉皮笑脸的揽住她:“诶,小姐,我们卢少在跟你打招呼呢,你怎么理也不理的?也太不给我们卢少面子了吧?”

姜咻抬头:“你们想干什么?”

那男人却没回答,而是看向卢林:“卢少,眼光不错嘛,这小嗓子嗲兮兮的,叫起来肯定特别带劲儿,待会儿让兄弟们也分一杯羹呗。”

卢林挺大方:“行。”

姜咻算是听明白了,小脸立刻煞白,“你们……你们……”她后退了两步,才发现那个带她来的服务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卢林一笑:“小姐,你要是配合一点呢,我们兄弟几个就温柔一点,不然指不定伤到了哪里,就不好了是吧?”

他说着就慢悠悠的往前走,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脸上还挂着礼貌的微笑:“你别害怕,要是你听话,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姜咻的后背已经抵上了墙,冰冷的感觉透过皮肤直接传导到了心脏最深处,她咬了咬牙,“这是闻细辛的生日会,你们……”

“放心,闻小姐还有的忙,没时间理会我们的。”卢林已经逼近,突然伸手就要用那块手帕捂姜咻的口鼻,姜咻虽然不知道那上面喷了什么,但是还是下意识的去躲,卢林一击不中,骂了一声,就要强制性的将姜咻摁住,姜咻抿了抿唇,在他扑上来的一瞬间一针扎进了他穴道,卢林只觉一阵刺痛,半只手臂已然不能动弹,手帕也掉在了地上。

姜咻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时刻记得兰锦兮的嘱咐,出门在外一定要带上银针,不仅可以救治病人,也可以用来防身。

她刚想趁这机会往外跑,但是卢林的反应也是快,立刻吼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抓住这个小婊子!”

听到这话,其余人立刻都朝姜咻扑了过来,姜咻从小身体弱,也学不了什么防身的手段,没挣扎多久就被几个人制住了,卢林捂着自己的手臂骂了几声娘,阴毒的看着姜咻:“还真是小看了你。”

姜咻心里怕得要命,但是声音还是很冷静的:“这里有监控!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监控?”卢林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小姐,这里是私人包厢,怎么可能会有监控?”他恶毒的道:“我就在这里办了你,也没人会管,你懂吗?”

姜咻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这种事情,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找今天生日会的主人闻细辛,而是……傅沉寒。

即便明知道傅沉寒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但是只要想到这个名字,都多了几分勇气。

她死死地捏着手里的银针,正在思索到底该怎么脱身,一道清凌的声音忽然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姜咻转头,眼睛一亮:“秦映!秦映救我!”

因为家里的破事儿,秦映被绊住了脚,所以来的晚了,没想到刚上楼就看见了这一幕,这要是放平时他是不会管的,毕竟这多半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就问了一句,

等看见被钳制的人是姜咻,他立刻眯起眼睛,冷道:“放开她。”

几人看向卢林。

卢林也暗骂了一声,没想到还会遇见这小婊子认识的人,他打量了秦映几眼,发现面生,应该不是什么权贵,秦映这个名字更是听都没有听过,立刻就笑了一声:“臭小子,劝你别多管闲事,别玩儿英雄救美的那一套。”

秦映那双看起来温和的睡凤眼微微眯起的时候就有种莫名的凌厉,他盯着卢林:“我再说一次,放开她。”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