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张飞跟简雍在那打机锋,刘备却敏锐的抓住了简雍话中的重点,蹙眉问道:“差点折在许都,怎么回事?”

简雍抱拳道:“主公,此事说来话长,要不咱们进去说。”

“哦哦,对对,瞧我这记性,走吧。”

刘备忙将二人请进帐中。

主从坐定,士卒奉上茶水,简雍端起润了润嗓子,咳嗽一声开始讲述他们在许都的经历。

事无巨细讲了整整半个时辰,刘备本来还面带笑意,越听脸色越差,越听双拳握的越紧。

讲完之后简雍从怀中取出一份诏书,双手递了过去。

刘备接过一看心头猛的一颤,诏书历数曹贼之罪,一字一句皆是血泪。

透过诏书,刘备仿佛看到了天子困在宫中,整日以泪洗面的场景,红着眼眶盯着帐外望了许久,突然一砸桌面,起身吼道:“整军备战,随我杀入许都营救天子。”

众人脸色一变连忙阻止,贾诩第一个出列劝道:“主公不可,我们与江东之战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此时退去,功亏一篑啊。”

“是啊主公。”

徐庶接茬道:“孙策连败数场,伤亡惨重,将士已成哀兵,此时退走孙策必然反扑,而且曹军装备精良,兵强马壮,我军连战许久,焉能是其对手?”

爱笑的运动服少女

刘备紧紧攒着诏书,指甲嵌进掌心刺出献血都没察觉,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也知道此刻不是与曹贼决战的良机,可是天子……”不是良机?

在场的都是人精,瞬间明白了刘备的意思,并不是真的要打曹操,只是想要表达一下对曹贼的憎恨而已。

说白了就是演戏。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陪着演呗。

贾诩说道:“主公,天子蒙难,我等与主公一样心急如焚,可是曹贼势力太大,想要营救天子,得从长计议啊。”

“是啊主公。”

徐庶补刀道:“天下诸侯虽多,真正心向汉室,忠于天子的唯有主公一人,贸然与曹军开战,赢了最好,万一输了呢?”

“属下以为,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打败孙策,平定扬州。”

“扬州平定之后,再联络袁绍北上伐曹才最稳妥,主公,天子起事失败,已经承受不起第二次失败了。”

刘备被说动了,靠在椅子上一脸悲痛的说道:“陛下,我对不起……”话未说完,一名小校匆匆跑进来说道:“主公,天子特使驾到,已在大营十里之外。”

“什么?”

刘备脸色一变猛的站起。

众文武也面面相觑,感叹道:“来的好快。”

刘备闭上眼睛沉思片刻,无奈说道:“出帐迎接吧。”

一群人风风火火的出了帅帐,骑马赶往十里之外迎接。

约两刻钟后,终于看见了天子仪仗。

刘备下马,快步上前拜道:“扬州刺史刘备见过天子特使。”

马车停下,特使满宠手持天子旌节从车上下来,笑道:“刘使君客气了,请起。”

刘备起身,赵云上前拜道:“赵子龙见过刘使君。”

刘备脸色一喜,笑道:“子龙,我们有好多年没见了吧。”

“是啊。”

赵云笑道:“六七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请。”

刘备伸手,请满宠赵云二人重新上车,回到大营将二人请进帅帐后,立刻命人准备酒宴。

宾主坐定,满宠开门见山道:“前段时间司徒赵温,太中大夫孔融等人挟持天子,密谋造反一事,想必刘使君已经听说了吧。”

真够直接的。

刘备笑道:“略有耳闻。”

满宠笑道:“关简二位将军被逆贼蛊惑,受人利用,无意间带出了一份矫诏,如今叛乱平息,天子平安回到宫中,特命下官将矫诏收回,还请刘使君行个方便,好让下官回去向天子复命。”

收回诏书?

刘备脸色微变,定了定神笑道:“在下并没有见到什么诏书,满特使是不是误会了?”

满宠摇头道:“刘使君应该知道,这份诏书在你手里并没有什么好处,来之前司空特意吩咐,只要使君交出诏书,朝廷便放弃对江东的一切支援。”

这是连周旋都懒得周旋,直奔主题啊。

曹操就这么急切吗?

刘备面色微沉,语气不善的说道:“若我不交呢?”

满宠微微一笑,神色坚定的说道:“玉石……俱焚……”“刘使君应该知道,琅琊朐县两大港口的造船厂始终没有停止过,如今朝廷有二十丈以上的大船五十多艘,运送五万大军没有丝毫问题,吴郡与会稽两郡的海岸线长达数千里,任何地点都可能变成登陆的海滩。”

“黑袍第二军第五军也已到达广陵,由黄忠老将军统领,随时可以南下吴郡。”

“鲁阳一线曹仁将军也在枕戈待旦,刘使君,你真的要与朝廷撕破脸,公然反叛吗?”

刘备脸色阴沉的能拧出水来,冷哼道:“满伯宁,你威胁我?”

满宠依然平静的笑道:“非也非也,下官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至于后续如何,还得看刘使君做什么样的选择。”

徐庶插话道:“未必吧,据我所知袁绍在官渡一带驻扎了二十万大军,时刻想着南下,我就不信司空敢冒着两面作战的风险攻打淮南。”

“而且兖徐二州前段时间刚遭了水灾,秋粮部损毁颗粒无收,曹司空就算有心恐怕也无力吧。”

“若为粮草担心,徐将军大可不必。”

满宠笑道:“下官听闻,前段时间贵军缴获了江东一批咸鱼罐头,没吃出毛病吧?”

“朐县罐头厂已经开工,无边汪洋是司空的粮仓,区区粮草,何足道哉。”

徐庶沉默。

他们确实缴获了一批江东的咸鱼罐头,刚缴获时还挺得意,后来才知道,那是孙策故意送给他们的,为的就是让他们试试,会不会吃出毛病。

得知这一情况后,他们差点没隔应死。

虽然咸鱼罐头味道不错,吃完之后也没什么不良反应,可被人当枪使,心里总不太舒服。

刘备眼皮子抬了抬,说道:“此事我们需要商议一下,能否给我们一点时间?”

“这个自然。”

满宠笑着答应下来。

刘备看向简雍道:“宪和,带满特使前去休息。”

“喏。”

简雍从座位上站起,躬身请道:“满特使,赵将军,请。”

他们走后,刘备颓废的靠向椅背,说道:“都说说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