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众人立刻都看向了秦映,心里都有些微妙。

虽然秦家一直都没有表态,但是看秦老司令的意思,分明是要在百年之后将秦家全部交到秦映手上的,但是没想到的是,秦老司令出了事,最着急的反而是秦威这个没有多少血缘关系的远亲,而非秦映这个正正经经的长子长孙。

最关键的是,秦老司令如今生死未卜,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还是一脸漠然的样子,看着着实叫人寒心。

秦映抿了抿唇,让开了位置,忽然有人将一件外套扑在了地上,秦威一愣,回头了一眼,却发现是秦映的那个小同学。

他也没有说什么,将秦老司令平放在了地上,就要做胸外按压。

“老先生是心脏病么?”忽然有绵软的声音问道。

秦威一顿,道:“是。”

说完就开始手法专业的做起了胸外按压,一看就是下过功夫的。

所谓胸外按压其实是十分常见的心脏病急救措施,即在体外对心脏区域部位轮廓施加压力,促使心脏工作,维持血液循环。

秦威做了好几下,眼见着秦老司令微微睁开眼睛,还没有来得及欢喜,就见老司令脑袋往旁边一偏,一口鲜红的血就咯了出来。

全场哗然!

秦威也白了脸色:“……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治愈系美女泰国旅拍图片

秦映咬了咬后槽牙,紧张的看着老司令,老司令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了,喘气声越来越大,呼吸进去的空气也越来越少,眼见着是要不行了。

秦威不信邪,还要坚持做胸外按压,一直白皙柔软的手坚定的抓住了他的手腕:“想害死老先生么?”

秦威一愣:“什么?”

姜咻认真道:“老先生现在胸腔淤血,继续进行胸外按压只会加重心脏负荷,老先生很有可能会咯血而亡。”

“怎么可能!”秦威不敢置信。

姜咻将他拉开,问秦映:“爷爷戴假牙吗?”

不止秦映,其他人也一脸的茫然,不明白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她怎么会问这种风马牛不相关的问题。

李斯雅看着姜咻,又看了看老司令,道:“姜小姐,还是不要添乱了,老司令的身体贵重,可不是用来玩笑的!”

姜咻没有搭理她,而是问秦映:“到底有没有?”

秦映摇摇头:“没有,他年纪虽然大了,但是牙口很好。”

姜咻道:“那就好。”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休息处就在通风口处,微微松了口气,让秦映蹲在自己身边,示意道:“像这样按压老先生的额头,稍微用点力,另一只手的手指和中指放在下颌上上提,让头部后仰保持气道通畅,然后深吸一口气,用压额头的拇指食指捏住老先生的鼻孔,进行口对口吹气,每吹气一次就放开捏着鼻孔的手,让他将气呼出来。下一次吹气一定要偏头吸入新鲜空气再进行,我让停就停,知道了吗?”

秦映有点愣,姜咻推了他一下:“这是亲爷爷呢!快点呀!”

秦威学过急救,自然也知道这些,当下就要自己来,秦映却已经照做了。

第一次吹气后,姜咻观察了一下秦老司令的胸部起伏,道:“继续。”

一连三次后,老先生的胸部才略有隆起,姜咻微微松口气,道:“将老先生扶起来。”

秦映照做。

姜咻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随身带着的针包,那一排排的银针刚刚亮出来,就有人倒吸了一口气,“这……这……”

姜咻却直接抽出了一根银针,就要往秦老司令的身上扎,秦威连忙拦下了她:“这是干什么?!”

姜咻头也不抬:“疏通老先生的血脉。”

“……”秦威犹疑不定的看着她:“不是阿映的同学吗?懂医术?”

姜咻无暇多解释,而是看向了秦映:“秦映,信我吗?”

“……”秦映舔了舔嘴唇,一把将秦威推开:“来,出了事我来负责。”

“阿映!”秦威怒吼:“疯了吗!竟然敢让人在老司令的身上动针!我知道对秦家没感情,但是老司令对的好都置若罔闻吗?!”

围观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本来秦映的冷漠作风就一直受人诟病,现在又这样不把老司令的命放在眼里,一时间指责排山倒海而来,几乎要将人压死。

秦映依旧冷着脸,根本不予理会,只是捏了一下姜咻的手:“……来。”

姜咻点点头。“好。”

她取出银针,又稳又快的扎进了秦老司令的几个穴道,旁人看的揪心无比,只要一想到这针要是扎在自己身上,就浑身发寒。

李斯雅左右看了看,走到了平白身边,小声道:“平副官,不管管?”

“管什么?”平白有些莫名。

李斯雅道:“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姜小姐是傅家的人,这笔账不是要算在了寒爷的头上吗?秦老司令那是什么人?!要是出了事……”

平白一笑:“出了事寒爷会担着。”

“……”李斯雅摇了摇嘴唇,勉强道:“寒爷未免也太宠姜小姐了。”

平白似笑非笑的道:“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寒爷对一个人这么好呢,今天来这里,寒爷本来是想带姜小姐来散心的,前日姜小姐感冒了,寒爷怕她闷着了。”

李斯雅:“……”

她咬牙看了眼姜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笑了一下:“……原来是这样。”

……

姜咻拔出最后一根针的时候,秦老司令忽然吐出了一大口浓稠的血,染了秦映一身,幸好他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衣服,不大能看得出来。

“司令!”秦威大叫,“司令怎么了?!怎么会吐这么多的血!”

姜咻将银针收起来,而后把老司令扶起来,顺了顺他的后背,道:“没事,只是把淤积在心脉的血都吐了出来。”

她话音刚落,秦老司令已经悠悠醒转,众人都惊疑不定的看着姜咻。

……这看起来年纪小小的,没想到医术这么了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