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房间内。

   张风看了看竖在墙角的棺材,呵呵一笑。

   这棺材平日里背在身上,虽然不感觉重,但总是不太方便。

   外人看着也不太吉利啊……

   “小天人,音莫笑,愿不愿意换一个地方?”张风问道。

   沉默许久,棺材里传来小天人的声音:“苦吗?”

   “你得自己动手种地,自己做窝窝头吃!”张风已经把住了小天人的脉门,“你想想啊,种地是多么的不容易,烈日下你挥舞锄头,面朝黄土背朝天,一滴汗摔成八瓣,有时候哪怕是瓢泼大雨,你都得冒着风吹雨打,抢收庄稼……”

   果然,一听自己种地。

   想象到那艰辛的画面。

   “你是说,是那种普通人的艰苦生活?”小天人声音微微颤抖:“太好了,太棒了,快送我去体验那种真实的生活!”

   张风一笑,随即问道:“音莫笑,你呢?”

   “我不去。我是来拜师的,我不是来吃苦的。”音莫笑现在已经感觉有点不对劲,总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好像被张风当成工具人了,只是没有证据。

   草莓味马尾女生甜笑怡人治愈系写真

   当下,音莫笑直接道:“师父,你什么时候传给我唢呐。我还得去完成我的梦想,让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听到我的声音!”

   “哦,唢呐啊,只要你去我就给你。”张风忽然转口道,“对了,你有没有想象过这样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没有音乐,所有人都没听过音乐。”

   “什么?”音莫笑一愣,“还有这般悲惨世界?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是啊,缺少了音乐,那里的每个人都痛不欲生。”张风叹了口气,“可惜啊。就算你音律之道造诣再高,就算离州之人都听过你的音乐,可是那辉煌的音律之道也无法传播到那个世界。”

   音莫笑沉默了。

   他无法想象那个世界是有多么的悲惨。

   再想想,自己乐道造诣惊人,誓要将音律之道传播开来。

   可如今,离州的音律之道已经算是发展不错,就连凡间都遍地都是乐坊,青楼里的女子更是一个个都会弹琴吹箫。

   虽然算不得音律之道鼎盛,但每个人都知道音乐。

   自己在离州扛起音律之道大旗,无非就是锦上添花,让离州乐道再进一步。

   而若是到了那个世界,自己就相当于雪中送炭,传播一身乐道造诣,让音律之道在那个世界生根发芽!

   这伟大多了啊!

   “我之前的梦想,眼界太低。”音莫笑咬咬牙:“我愿意去一趟!”

   “好。”张风呵呵笑笑,伸手摸了摸棺材。

   下一刻。

   棺材瞬间消失。

   与此同时。

   丹田世界之中。

   一群灵体大佬正苦兮兮的埋头修理花圃,忽然发现一个棺材凭空出现。

   两个人类,从里面爬了出来。

   灵体大佬们一笑:“哈哈,又有倒霉蛋来了!一起感受种地的辛苦吧!”

   他们一开始以为种花很轻松,但操作了半天之后,发现这真遭罪啊……

   如今看到跟自己一样来种地的,高兴的一批。

   他们想要看到,那两个人类绝望的模样。

   然而……只见其中一个少年高高兴兴的从棺材里爬起来,一脸兴奋的顶着大太阳开始开垦荒地,乐呵的一批……

   一点不带难受的。

   烈日当头,汗如雨下,脸上的笑容反而愈发舒爽,嘴里不住地嘀咕:“真实,太真实了!这就是凡人的生活啊!”

   大佬们:“???”

   你有病还是咋地?

   然而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只见另一个少年走到他们面前,一脸同情道:“你们,听过音乐吗?”

   “啊?”灵体大佬们一愣,“音乐?什么音乐?”

   “哈哈哈,太好了,你们果然没有听过音乐!”音莫笑哈哈大笑。

   在一众被抓来的灵体大佬的懵逼注视下。

   音莫笑高高跃起!

   天地异象,轰然展开。

   苦修多年的音律之道,数开启。

   一个华丽舞台,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耀眼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贴着塑料片的衣服十分刺目!

   这一刻,他就是最耀眼的存在!

   一股奇妙的旋律飘出。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左手右手慢动作重播……”

   音律之道,响彻整个世界。

   灵体大佬们一开始还挺高兴的呢。

   毕竟干活无聊,听一听这美妙的声音也不错,而且疲惫的身体似乎也多了一些力量。

   直到,音莫笑唱了三天三夜……

   这些大佬都快哭了。

   有的灵体大佬实在是扛不住了,去跟灵儿告状:“大印啊,看在我们是灵界生灵的份上,别让那小子唱了!”

   “是啊,都是被抓进来的,为啥他就不干活?”

   灵儿面无表情:“他们是大哥哥的好朋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灵儿管不了他……而且灵儿觉得他唱得很棒啊!!”

   灵儿说到这里,眼中带着一丝狂热。

   嗯,灵儿这心性如少女,正是追星的时候。

   大佬们绝望了。

   纷纷哀求音莫笑。

   “大佬,放过我们吧!”

   “我们只想种地啊!”

   “这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啊,不是你唱的不好听,关键是,你翻来覆去就那几十首歌,愣是唱了三天啊!”

   音莫笑一愣:“是你们听腻了吗?”

   大佬们含泪点头。

   音莫笑沉默了。

   随即,嘴角微笑,拿出张风传给他的唢呐。

   “看来,是时候给你们展露一下真正的音乐了!”

   一声唢呐,惊天动地,穿破云霄,仿佛能刺破一切!

   大佬们,懵了!

   “这,这乐器……”

   “我脑子嗡嗡的了。”

   “这,这,这简直比灵界最大的酷刑都要可怕!”

   被抓来的灵体大佬们,感受到了被音乐支配的恐惧。

   然而,音莫笑很开心。

   这是梦想啊。

   自己的听众,终将遍布这个世界!

   他甚至很希望,张风能多抓几个进来,让自己的听众壮大……

   …………

   张风对灵体大佬们在自己丹田世界内的遭遇一无所知。

   和休息十足、刚刚体验到男女美妙、食髓知味的木巧儿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张风这才在木巧儿的求饶下停了下来。

   “徒儿,离州修士已经都收拾好了。”上水善人直接推门走入。

   张风坐在桌子后面,点点头:“嗯,既然如此,咱们就准备走吧。”

   上水善人点点头,站在门口等着张风。

   张风一愣,见上水善人是打定主意等着自己一起走,当下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提起裤子。

   上水善人:“???”

   这咋还脱裤子了呢?

   “徒儿啊,为师知道你单身多年,比较旺盛,但也不用如此左右互搏啊。”上水善人叹了口气,“是为师想的不周到,这些年委屈你了,实在不行,为师去和木龙老人谈一谈……”

   上水善人还没说完呢。

   只见木巧儿小脸通红的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头发凌乱,嘴角还带着一丝晶莹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