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父皇,这还用去户部么?”九皇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皇帝,理直气壮的说道,“儿臣单是应付课业就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户部自然只有更艰难的道理。否则干嘛到这会儿才让儿臣们去里头进学?”

淳嘉一时间竟然觉得这孩子挺聪明的,这推测很有道理啊!

但跟脚就被气了个倒仰:“你幼时课业不差,甚至可以说名列前茅,自从到了琼玖宫,没了你母妃监督,便一落千丈,你还有脸讲?!”

“儿臣不敢瞒父皇。”九皇子一脸的坦诚,“从前在母妃跟前的时候,母妃要求极高,儿臣只有好生进学,才能够得到母妃的称赞。但到了前头,与母妃相见不便,但凡团聚,母妃心疼儿臣都来不及,儿臣哪怕课业不佳,母妃也是安慰居多……儿臣才不在乎课业,儿臣只是希望母妃多关心儿臣罢了。所以……”

所以搬到琼玖宫之后,哪怕他不好好学习,因为见面不方便,母妃云风篁还是会关心他、心疼他,他为什么还要努力呢?

淳嘉有点儿理解云风篁了,自己好强了一辈子,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对着跟前的孩子,掏心掏肺,辛辛苦苦,呕心沥血……一番栽培下来,结果正主却是一条咸鱼?!

不但是咸鱼,他还咸鱼的特别理所当然,“再说了,母妃虽然看重儿臣们的课业,却更看重儿臣们的身子骨儿。从前大哥夤夜进学,叫母妃知道后,就很是呵斥了一番,不许他拿身体开玩笑!儿臣想着,儿臣本来资质愚钝,也做不了什么讨母妃格外开怀的事儿,还不如好生保重自己,免得母妃牵挂呢。如此,也算儿臣聊尽孝心了!”

看着他“父皇您说儿臣是不是很孝顺您快点夸儿臣”的表情,淳嘉深吸口气,才忍住走下去抽他一顿的冲动:“诸皇子入各衙门观政是国朝惯例,你既然选了户部,不管你觉得是否艰难,总之务必熬到底!否则户部尚书再有弹劾上来,朕饶不了你!”

“父皇您这是何必?”九皇子痛心疾首,“儿臣就是个不争气的,您那许多孩子,大哥大姐姐七哥谁不比儿臣有出息,干什么非要儿臣过得这般痛苦……儿臣好歹也是您的骨血啊!”

淳嘉一瞬间有点怀疑这儿子是不是自己亲生的?

想他当年,为了摸到点儿权力,韬光养晦,同纪氏、同摄政王,争斗了多少次,才有今日。

九皇子倒好,当爹当娘的主动将权力机会朝他手里塞,他不要?!

屌丝佳人纯真女郎很优雅

皇帝被气笑了:“痛苦?你这就觉得痛苦了?”

见九皇子肯定的点头,淳嘉径自吩咐,“雁引,你派人从这会儿起跟着这小子,他要是明儿个敢不去户部,与朕打

断他的腿!他要是在户部没学出点儿名堂来,也与朕打断他的腿!”

九皇子:“…………?!!!”

“父……”见这位皇子殿下还要说什么,雁引赶紧上去,作好作歹的将人连劝带拉出门,末了擦把冷汗,苦笑道:“小祖宗唉,您跟谁顶撞不好,跟咱们陛下顶撞……这会儿陛下动了真怒,您若是在户部不学出点什么,陛下可是当真要罚您的!”

都知道你爹不止你一个儿子了,你还敢闹?

真以为亲生骨肉你爹就舍不得下重手?

雁引暗自腹诽,觉得贵妃跟前的皇嗣不管是否上进,都是一路货色:都对皇帝缺乏该有的敬畏。

然而九皇子却是撇嘴,说道:“本皇子才不怕,父皇不心疼本皇子,母妃可舍不得……到时候父皇要罚本皇子,本皇子就去母妃跟前哭去!母妃怎么可能舍得本皇子被打断腿?”

雁引:“……”

他目瞪口呆的目送九皇子背着手施施然离开,回到殿中,却见淳嘉期盼的看着自己,缓声道:“那小子出去之后可是怕了?你耽搁了会儿才回来,莫不是他拉着托你求情?”

“……”雁引纠结了下,还是说了九皇子的原话,就见淳嘉也是一瞬间目瞪口呆,片刻才说道:“贵妃平素待他是有多好?晋王似乎都没有这么大的信心?”

“想必是贵妃娘娘时常斥责晋王殿下的缘故。”雁引尴尬道,“晋王殿下所以不敢造次。”

而除了晋王之外的子女,云风篁虽然也管教,但用手段的比较多,直白的打骂到底少。

淳嘉无语片刻,说道:“罢了,不去管他……这混账小子,如今不肯学,将来迟早有他哭的时候。”

心下却想到云风篁所言,这九皇子希望找个能干正妃帮忙打理将来的藩国,好让自己做咸鱼的事儿。

一时间竟然觉得九皇子这要求没毛病。

这么个不思进取的废物,不找个足够厉害的正妃,往后日子能过???

“你说这小子到底像了谁?”淳嘉一阵心塞,顿生虎父犬子的苍凉感,忍不住问雁引。

雁引思索了下,看了看四周没其他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回陛下,奴婢也说不好。但想着,九皇子殿下虽然有些……惫懒,可对贵妃娘娘、对陛下的信任,却犹如磐石般毫无转移,也是一番赤子之心。若是要寻差不多的情况比较,奴婢窃以为,贵妃娘娘对陛下的依靠信任,约莫也有着相似之处?”

淳嘉摈弃他这番话的某些措辞,得出结论就是:“雁引觉得小九这性-子像了阿篁?唔,倒也有些道理……”

反正不是像了他就好。

这么没志气还不要脸的儿子,半点都不像他!

……云风篁然不知道淳嘉正私下里给自己甩锅,她晚一步知道九皇子做的事情,也是气得不行。

听说皇帝将人喊去了御书房,多少也有点儿担心,安排人守在外头,等这儿子才出来,就将人喊到了浣花殿。

“可被你父皇罚了?”云风篁见九皇子好好的过来,心里倒是松口气,心说淳嘉对于没寄予厚望的孩子一般来说还是比较宽容的,看来应该没拿九皇子怎么样。

谁知道才问了一句,九皇子就委委屈屈的扑上来哭诉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皇帝要打断他的腿。

云风篁可不上当,当下将人朝旁边推开,冷笑着说道:“你们父皇待你们素来怜惜,怎么会好端端的要打断你的腿?必然是你做了合该被打断腿的事情!”

“母妃,儿臣冤枉,儿臣只不过说了自己可能不是进户部的料,父皇就这样说了。”九皇子很敏锐,察觉到母妃跟父皇恐怕是一伙的,立马转开矛头,重新拖了个挡箭牌上来,道,“当然,如母妃所言,父皇到底是心疼儿臣的,儿臣想着这些话,也不过是吓唬儿臣罢了。毕竟,若是当真这样责打儿臣,儿臣遭罪且不说,岂能不叫母妃难过心疼?”

言外之意,将来父皇如果打儿臣了,那不仅仅是不心疼儿臣,更是不心疼母妃您啊母妃明鉴!

又说道,“其实儿臣觉得,这事儿就怪户部尚书那老家伙!”

云风篁没好气道:“你也有脸说这个话!这都几日了?你竟然一次都没去过,人家不弹劾你弹劾谁?!也是你跟前的人都是一群混账!竟然没一个来禀告本宫的,不然,本宫绑也要将你绑过去!”

心里却想着,看来这儿子虽然不争气,却也不能太忽略。

往后有什么举动,还得让底下人立刻递个口信之类。

不然的话,如今只是偷懒,回头闹出什么事情,自己竟不知道,被打个措手不及怎么办?

果然孩子们大了就是没有小时候可爱了。

小时候多好啊,见天拘在自己跟前,能犯什么错?

哪怕去了学堂的时候,也不过在宫城之内,一举一动,自己随时随地了如指掌。

如今就不是了,去了琼玖宫之后,开始接触外人,孩子也大了,心思也散漫了,当母妃的也只能掌握个大概了。

“母妃,儿臣没去户部的确不对,可户部尚书知晓此事之后,可曾给您递个口信?”九皇子眼泪汪汪,爬跪在她跟前,委屈道,“没有吧?老家伙就直接一封弹劾奏章递父皇跟前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就没把母妃放在眼里!这

老匹夫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欺母妃……”

“你闭嘴吧!”云风篁哪里看不出来这儿子的挑拨离间公报私仇,当下神色一冷,呵斥道,“你平素胡闹也还罢了,如今连朝廷重臣都编排起来了,简直目无法纪!再这么下去。你父皇不打断你的腿,本宫都不会放过你!”

说是这么说,骂了九皇子一顿,将人赶走后,贵妃脸色还是阴沉了下来,侧首问左右:“户部尚书是什么来路?”

她倒不是当真在意这人弹劾九皇子。

毕竟这事儿的确是九皇子不对,而且这孩子既不是亲生的,又主动放弃了竞争储君之位,受点儿气,受点儿打压,也没什么。

关键是,九皇子有一句说对了:户部尚书在没有跟绚晴宫有着任何通风报信的情况下,直接向皇帝弹劾九皇子……

这看似直臣的行为,背后到底是如杜岚谷那样,只忠诚于皇帝所以谁的面子都不卖呢,还是……故意为之?

(本章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