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这是怎样一尊大敌?不但炼体修为强大到极点,连剑道修为都处于诸天巅峰!

霸道绝伦剑芒向前席卷之际,周烈只觉得自己要被斩作两半,要不是这个月来疯狂准备替身,并且带着替身炼体,将替死之术修炼到非常高的境界,恐怕他现在已经死了。

“嘭嘭嘭……”

二十一具尸身跌入黄沙,顿时碎裂成一团团血雾,紧接着连血雾都不存在,消弭得干干净净。

这时,周烈身前出现十三道身影,每个人身上都烙有魔纹,气息强大,口中咆哮。

“啊啊啊!血战!”这十三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天禅族邀请的高人隐士,两个月前看到形势不妙,急忙投降做了俘虏。

除了周烈,在大千魔界没有人能压制他们。

所以周烈将这十三人烙上魔纹拘禁在背后阴影中。

此刻酋鹏的攻势太过强大,替身死绝,同时将这十三人斩了出来,他们受到魔纹和心魔驱动爆发全力。

“咔嚓……”

锐金之气横扫而过,仅仅一招一式就灭了七人,剩下六人打了个激灵,抗拒魔纹恢复神智。

“该死!我们受到利用了。”

黑色蕾丝的混搭

闪瞬之间,这六人脚下出现阴影,惊人吸力将他们以及方圆十里内所有事物吞了进去。

“轰隆隆……”

气机混杂,酋鹏悍然出拳,几乎一拳一个,将剩下的六名俘虏轰成重伤,这些所谓高人根本没有资格在他面前立足。

此刻,前后左右一片昏暗,周烈也随着吸力坠落下来,神情之中带着决然。

远处传来吼声:“周烈,你竟敢亲身进入阴月!既然来了,本尊……”

话音到此就像被人卡住喉咙,没有继续说下去。

酋鹏远远望了一眼,满脸不屑。

他看到昊隆云在此,却没有交流的想法,而是晃动身躯来到周烈近前。

呼啸排山倒海,周烈脚下轻踏涟漪,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重拳,滑动身形在水面上留下一条明显水线。

“哼!你以为将我拖拽到此地就能活命?”酋鹏露出冷酷笑容。

刚才他的速度慢了一线,因为头顶上那些过去世界投影镇压而下,确实有些门道,无形当中增加了压力,感觉全身上下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可是酋鹏丝毫不惧,他在周烈向后逃窜之时震动双臂,头顶上突然响起暴鸣之音,起初比较轻微,不多一会儿就泛滥成灾,隆隆震个不停。

昊隆云大叫:“笨蛋!只会用暴力的笨蛋,赶紧停下来!你造成的毁灭越沉重,越没有机会逃出此地。”

毕竟是老“住户”了,昊隆云为了逃跑已经试过很多手段。

太阴魔月之所以能封印昊隆云,镇压在头顶上的亿万世界投影只是显性因素,本质在于天灾石树,在于毁灭二气!所以越是硬来,陷入越深。

酋鹏丝毫不为所动,也没有回答昊隆云,他突然抬起双臂做出拥抱动作。

就见头顶上百万世界投影同时破碎。

“破灭吧!这里真是好地方,让我生出了灵感。周烈,我要感谢你,也许你对于我来说就是你们人族所说的机缘!”

酋鹏再次抬起手臂拥抱世界投影。

“轰轰轰……”轰鸣声不断扩张,周烈瞪圆眼睛,突然间意识到不好。

酋鹏的气息显得越发神秘,邵雍在耳边提醒:“小心,这个酋鹏似乎领悟到某种极为特殊的时空规则,你瞧他震破的世界投影并未恢复。”

“知道!这下子有些糟糕了!也许……”周烈把心一横,伸手指向上方,顿时一点光芒垂落而下。

“嗡嗡嗡……”毁灭二气围绕这一点光芒疯狂旋转,凝聚成通天剑气!

转眼之间,光芒穿过层层世界投影落到视线之中。

原来那是一株枝繁叶茂大树,乃是天灾石树适应诸天环境,毁灭之后再生进化出来的状态。

周烈在树苗中印入一丝毁灭剑意,随着大树快速生长一起壮大。

本来这株大树和毁灭剑意是为了封锁昊隆云所准备的,为了预防万一种在魔月上,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快,现在只能用在酋鹏身上。

这一剑仿佛燃烧时空,不知道有多少世界投影一下子崩溃,生出毁灭力量助长毁灭雄威!

等到攻击真正降临之际,没有任何声响,悄无声息刺入酋鹏的身躯,再悄无声息制造毁灭。

不知道过去多久,黑海之上这才形成巨响,接着惊涛骇浪狂涌,气得昊隆云哇哇大叫,赶紧踩踏脚下那些替死鬼,希望让自己的身形能够拔高些。

周烈深深呼吸,喃喃自语道:“解决了吗?”

谁想身后忽然传来话音:“这种层次的毁灭就想取我性命?真是幼稚!”

酋鹏出现了,他的双臂寸寸断裂,身体近乎半残,身后飘浮着数不清眼珠,齐刷刷看向周烈。

这一刻,周烈无法动弹,邵雍和嬴政立即显化,直面站在背后不远处的高大身影。

“哦?两个祖灵,这就是你强于普通人族修士的原因吗?可惜在我面前一样要陨落。”酋鹏刚刚踏出一步,忽然皱起眉头。

头顶上所有世界投影开始聚集,彼此之间越来越近,就像散开的乌云汇聚到一起。

阴霾越来越厚重,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投影之间也有排斥力量,这种排斥力量正在极速转化,要将浩瀚黑海推入未知的黑暗。

昊隆云大叫:“周烈你够狠,要带着这里所有人落入岁月夹缝!酋家第五人,这就是你刺激这个亡命徒的结果!”

“哼,我差不多快要踏住晋升脉搏了。昊隆云,只要你愿意燃烧生命向上发起冲击,困局自可迎刃而解。”酋鹏死死盯住周烈,忽然向前迈出半步。在压力不断增加的此刻,他竟然还能移动身形,真是匪夷所思。

这时,周烈叹了口气道:“你们不用费力了!当我动用毁灭剑气那一刻起,太阴魔月就开始偏斜,送到了大千魔界嘴边!我们大千魔界可是一只金蟾。我承认酋鹏非常厉害,不但将我给昊隆云准备的最后一招用了出来,而且将我为天禅族大军准备的最后一招用了出来!很荣幸与大家一起成为祭品!哈哈哈!金蟾吞魔月!开始了!”

“呜呜呜呜……”阴风肆虐,魔气弥漫,无法形容的吞天大口正在吞噬太阴魔月,引发巨变……

Tags